This is G o o g l e's cache of http://211.92.88.40/~minus273/page.php/PhilosophicalNotes1 as retrieved on 15 May 2006 19:45:45 GMT.
G o o g l e's cache is the snapshot that we took of the page as we crawled the web.
The page may have changed since that time. Click here for the current page without highlighting.
This cached page may reference images which are no longer available. Click here for the cached text only.
To link to or bookmark this page, use the following url: http://www.google.com/u/KennedySchool?q=cache:6CkpGiZIQoYJ:211.92.88.40/~minus273/page.php/PhilosophicalNotes1+site:211.92.88.40&hl=en&ct=clnk&cd=18&ie=UTF-8


Google is neither affiliated with the authors of this page nor responsible for its content.

PhilosophicalNotes1 -- Minus273's Homepage

Minus273's Homepage -> PhilosophicalNotes1

人生的意义

从来哲学的一个大问题,就是人生命的意义。自觉无权代表全体homo sapiens[*],或者整个Menschheit[!]。然而,我生命的意义是甚么?自然不是宗教。对我来说,宗教过于的虚妄了。可是何谓虚妄?何谓真实?真实,不过是人所相信的东西。如果从科学的角度来定义真实,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科学与经验的界限。科学是对经验的否定和超越,但科学的全部基础也是经验。人(大写的)的一切知识的来源,莫非是经验、记忆和想象。[注1]对知识的渴望,对科学真理(倘使这两个字成立的话)的追求自然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理由。所以有人说人类的最终目的是物理定律,话虽偏颇,却也不无道理。不过同样地也可以说人类的最终目的是42[%]。

*:拉丁文,作为一个种类的人。
!:德文,“人类”。类似拉丁文Humanitas。
%:开玩笑的说法。典故是来自一本通俗小说《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

然而对真理的追求,在真理本身的相对性,和(即使是作为经验之经验,从而无从担心真理的真实性问题)的不可知性下,仍然难以完全作为人生活的理由。英人Russell自陈生命目的,无非求知,情爱和同情三类。永恒的爱情,乃至爱情本身,不过是一个人(自然也是大写)过于相信的理想。[注2]而对人类苦难的同情,是一个难以理解的概念。我同情,或者说是热爱人类,和人性。然而人类并不仅是苦难,人性也不仅是高尚。卑贱与高贵,混乱与秩序,束缚与自由,哪个不是伟大的可爱的人性的一部分?连用通常的眼光,最不值得去同情的人,一个不甚恰当的例子是希特勒,又如何不是值得去以人对人的爱去爱的呢?不,这不是宗教的爱。然而我如此说是苍白的。所谓宗教,并不是宗教。[*]这里又回到了宗教的问题上,常规的宗教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是不要僭越。“僭越”二字并非对神,或诸神的僭越,也不是不要修建巴别塔、薛西斯的桥或者金门大桥云云。重要的是不要超越人自身,生作homo sapiens就应该按照homo sapiens的方式生活。那末,是不是可以说应该追求的生活是homo sapiens应该的生活呢?这是绕了个圈子,甚么是homo sapiens应该的生活?于是,我们甚么问题都没有解决,回到了起点。

*:“我打你,就是没有打你!”

关于人(小写的)的目的作为Menschheit或者人(大写的)的问题

一个漂亮的说法是人的目的是伙伴的其他人,或者Menschheit,或者Humanity[*]。然而homo sapiens最终会消失的,而即使在其未消失之时,也会在一段时间内耻于以人称之。这时,这样的目的也就失去了意义。一切伟大的崇高的自私的渺小的猥琐的概念,都已经不复存在。这几乎是Laplace的决定论[注3],真是可怕。

*:英文,人性。

注释

注1:《百科全书》的Système Figure des Connoissances Humaines(人类知识分类系统图)将人类的一切知识分为三类:Memoire(记忆)、Raison(理性)和Imagination(想象)。我们可以注意到,Raison一大类,所谓Science(知识),除了“对神的知识”以外,皆是经验的理性推导。而Imagination的一大类最后总是来源于日常的体验。宗教的本质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然而如果从泯灭人性的纯粹科学的角度看,无非是宗教体验(仍然是经验!)和想象罢了。
注2:在这里,作者不由想到浪漫派的爱情理想。关于浪漫派的暗恋,以及情爱欲望的满足即是这种欲望的死亡,而至于浪游(作为情爱的消灭)的概念是相当值得玩味的。
注3:Laplace的决定论是诸决定论中个人认为最为可怕的一种。然而也是最不可怕的一种。无法反抗,因为这样的决定力量既存在也不存在。寻找这种决定力量的尝试注定是不会实现的,否则就是一个悖论,而Laplace的决定论也将不复存在。甚至可以说,Laplace决定论自身就是一个悖论。

附:关于浪漫派的问题(ZT为主)

在novich的blog上面的一些留言。

# re: 陌生的异乡人 2006-04-30 14:40 游客(未登录或非周刊用户)
我还以为Die Schoene Muellerin里面的主人公跳Baechlein自杀了呢……

# re: 陌生的异乡人 2006-05-01 19:13 樂迷A
二十世纪还存在真正的浪漫主义?

# re: 陌生的异乡人 2006-05-02 10:14 novich
浪漫主义的子嗣在二十世纪有很多继承者,譬如曾看过一个记述好莱坞电影音乐黄金时代的纪录片,指挥家Mauceri就认为浪漫气质、抒情旋律被学院体制拒绝后,流入好莱坞,在三十至五十年代好莱坞大乐队配乐中,获得令人瞩目的成就,至今这份财富还未被很好重估。代表人物是Ruskin,Kongold等人。或者换个角度看,二十世纪,特别是大众媒体发达后,浪漫主义过于泛滥了。这给很多艺术家和艺术运动,提供了反讽、戏仿的材料和动力。当然,也有学者根本质疑“浪漫主义”这个概念,譬如巴尔赞就绝妙地用案例解剖了“浪漫主义”这个大杂烩概念。可参看他那本《古典的浪漫的现代的》。
要说自杀,诗里也有很明显的暗示。但我一直觉得磨坊女的主人公没有自杀,否则就不会有冬之旅了。黑塞那本《在轮下》,主人公投水自杀,我觉得是个草草收尾的痕迹。

# re: 陌生的异乡人 2006-05-03 09:46 游客(未登录或非周刊用户)
然而冬之旅似乎是另外一个故事……
"dass man mich trieb hinaus" - Gute Nacht
"auf meines schoenen Liebchens Haus" - Winterfahne
冬之旅的曲子,Mut - Nebensonnen - Leiermann情感的变化实在是漂亮,尤其是Mut那里绝望的叫喊。
- minus273(前面说自杀的是我)

# re: 陌生的异乡人 2006-05-03 22:52 novich
我觉得冬之旅组诗连接的感觉很现代,不像磨坊女,能有一个故事的脉络可以勾画出来,冬旅都是碎片,拼不成完整的故事,像一篇篇呓语。所以Bostrige 那个录像,导演David Alden把场景放在疯人院,绝妙。我无法拒绝把两个联篇歌曲的主人公合二为一的诱惑。换个角度看,那个小伙子没有自杀,也不是继续上路,而是精神上开始流浪——疯了。就像阁楼上的疯女人。浪漫主义时代的疯癫史,是隔离和恐惧,直接通向二十世纪,将疯癫和常态间的围栏打开。
5 Newest Blogs
May 6 2006 Mariaslied: The Song of Mary Magdalene/抹大拉的马利亚之歌
May 4 2006 TimePast: I'm Epi's fan/我是Epi的fan
May 3 2006 PhilosophicalNotes1: Minus273's philosophical notes 1/minus273的哲学笔记之一
Apr 27 2006 PlutarchLives: Plutarch's Lives, Pericles/普鲁塔克列传之伯里克利
Apr 27 2006 LaeTheqleq10: What a lovely examination/多么可爱的考试啊

Back to FrontPage | Edit this page

Post your comment!
Your 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