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G o o g l e's cache of http://211.92.88.40/~minus273/page.php/TimePast as retrieved on 15 May 2006 19:45:53 GMT.
G o o g l e's cache is the snapshot that we took of the page as we crawled the web.
The page may have changed since that time. Click here for the current page without highlighting.
This cached page may reference images which are no longer available. Click here for the cached text only.
To link to or bookmark this page, use the following url: http://www.google.com/u/KennedySchool?q=cache:diLI1CuLceMJ:211.92.88.40/~minus273/page.php/TimePast+site:211.92.88.40&hl=en&ct=clnk&cd=10&ie=UTF-8


Google is neither affiliated with the authors of this page nor responsible for its content.

TimePast -- Minus273's Homepage

Minus273's Homepage -> TimePast

只是当时已惘然

by Epi,经许可转载

命运就好像小径分叉的花园,我们在其中圈圈绕绕,时不时彼此打个照面。有些人只是擦肩而过,有些人却会一路同行。我喜欢在街上留意五光十色的风景,看每一个路过的女孩飞扬的发线和妖娆的裙摆,期待在迷宫的转角处能够邂逅一份属于我的真爱;我喜欢穿着那件从小摊上面花十块钱买来的白色衬衫趴在人行天桥的栏杆上,看这个城市五光十色的夜景,听不时从桥底下呼啸而过的引擎的轰鸣,然后我的思绪会随着那些远去的车轱辘一起颠簸,并且期盼着什么时候这个城市的万家灯火里也会有我的归宿。可是这些对于我来说都只能是想象,现在的我拿着三流大学的毕业证书在这座城市的每一栋写字楼里四处碰壁,到处是他们的冷眼和轻蔑,回家看着父母日益苍老的脸庞心里都是说不出的愧疚。
曾经一起年少轻狂的同学很久都没有联系了。老郑在澳大利亚读完了书该回来了吧,不知道还能不能像从前一样晚上两个人喝着冰冻的啤酒一起唱我们的歌。胖子听说今年结婚了,那会儿给我发了张请贴,但自己愣是没去,因为觉着现在这样的失业状态有失颜面,好歹当年这小子的期末考都是我帮着混及格的,现在人模狗样的开起了公司,我却还在这里浑浑噩噩。对了,前几天在车站的时候,碰到小雅了,打扮的就跟公司白领没什么区别,还拿着个貌似很昂贵的皮包,只是简单地聊了两句,她向我问起刘强,我无奈地告诉她我和强子很久没联系过了。然后她上了部公交车就走了,我不得不继续等一块钱的2路,空调车两块钱,对于我这样一个没有工作的人来说,虽不是奢侈,但能省一点是一点了,吃父母的退休工资总是万分愧疚。
夜色降临的时候,我喜欢捧着我那把50块钱的吉他,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低音浅唱。唱老狼的《流浪歌手的情人》,很干净的分解和弦。却动听得让人心碎:“我恨我不能交给爱人的生命/我恨我不能带来幸福的旋律/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一扇朝北的窗/让你望见星斗。”
终于,你还是不要那一间小小的阁楼。终于你还是选择了那一片大大的天空。终于,我们的青春就这样各自散场。这不是谁的错。只是曾经的我们把爱情想的太美好。

我还清晰地记得,那年夏天,你低头小心翼翼地在我手心里写下那句诗,然后倔强而认真地告诉我,这是你最喜欢的诗句,然后用很轻但很坚决地声音念到: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那个年纪的自己,虽然很快就爱上了这首诗,可那一份真正的心碎却要多年以后,才幡然醒悟。
那天我还记得,当你念完那句诗的时候,恰在那时,是吹来一阵微风的。于是,你额前的发丝就这样动人地飞扬了起来,灿烂的阳光恰如其分地投射下来,你从来没有这样美丽过。即使此后将你拥入怀中告诉你我有多爱你的时候,我依旧怀念那个年华的懵懂,那天下午绚烂的阳光和永不在回忆里凋谢的那个瞬间。
从那天起,我开是喜欢上一个叫李商隐的诗人和他所有的诗句。很多节的副课上面,我们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肆无忌惮地抄写着那些美丽的字句。然后感受到指尖传来的酸痛感,并且乐此不疲。
可现在我的身边,终于再也没有那个喜欢吃苹果和背诗的女孩子了,几天前回去看望旧日的班主任,那个可爱的教物理的老头,他快退休了呢。顺便又去了当年的教室,窗外的阳光一如多年以前的灿烂,而那颗杉树依旧枝繁叶茂。你还记得么?那段时间里你总是告诉我,你喜欢听窗外的鸟叫,然后侧过脸去看窗外的风景。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爱上你的侧脸的,而且这一场景在此后一直困扰着我的梦境。
当年的座位早就换了新的主人,它们是否又在重演着我们年少的悲喜呢?东一区的你是否依旧还喜欢李商隐,喜欢那首朦朦胧胧的锦瑟,是否还会想起东八区的我?一刹那,甚至有种颠转时空的错觉,就仿佛回到了那年夏天的某个下午。竟然觉得,大家只是去操场上体育课了,空空荡荡的教室过不多久就会都是汽水和汗水的味道的。我们还会坐在那里,一边抬头看着黑板上龙飞凤舞的板书,一边低头畅谈各自的理想。
可是,终于一切都回不去了。那些你刻在桌上的字句,那些我们曾经说好的誓言。不知道躺在哪个角落里忧伤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多美的句子啊,可惜只能沉淀在记忆的湖底了。
追忆的是你,而惘然的是我自己。

高中时期的班主任是一个可爱的老头。处事认真而为人幽默。上他的物理课似乎永远不会沉沉睡去,乐此不疲地看着黑板上那些希腊字母与经典公式一再舞蹈,然后叹息物理世界地奇妙和自己的不开窍。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物理白痴。而且上物理课的时候屡有奇思妙想。整个教室都在为电学题目思考该用左手还是右手的时候,我在你的笔记本上歪歪斜斜地写道:
“左手四指的弧度/握得出磁感线的分布/却握不出你手心的温度。”
你很用力地用肘部锤了我一下,说道:“什么歪诗!右手才是用来看磁感线的!你个物理盲。”
我注意到,阳光下的你笑得很好看。
这件事情你应该是早忘记了。可我一直都还记得。就好像发生在昨天,尽管已经是很远的事了。
一切都是开始于那个玩笑。
我,老郑,胖子以及刘强四个人打牌,输的最多的那个人要对同桌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结果是我输了。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没有输,我们班不是一男一女坐同桌,或者没有那一局牌,没有那一个赌注。只要满足任何一个条件,是不是后来就不会有那么纠结的事情发生了?我和你,是不是不会有交集?
本来各自安分于自己的轨道,但偏偏一个莫名其妙的外力,让我按着另一条我未知的道路走下去。是我的幸运还是我的不幸?其实所幸的是遇到的人,而不幸的是遇到的时间。多年以后你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上天安排我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你,又在正确的时间离开你。那年的我,对你的绝决没有丝毫的挽留,因为自己的内心也清楚地知道:始于玩笑的爱情不过是少不更事的错误。就好像如果让崔莺莺遇上罗密欧,本就没可能说话的,若彼此开始了牛头不对马嘴的交谈,更应该乘早收场,转身离开。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春末夏初的五月。我爱过你。

关于文字以及其他

- minus273
minus273是写不出来这样的文字的。他被minusité毁了,这是必然。
5 Newest Blogs
May 6 2006 Mariaslied: The Song of Mary Magdalene/抹大拉的马利亚之歌
May 4 2006 TimePast: I'm Epi's fan/我是Epi的fan
May 3 2006 PhilosophicalNotes1: Minus273's philosophical notes 1/minus273的哲学笔记之一
Apr 27 2006 PlutarchLives: Plutarch's Lives, Pericles/普鲁塔克列传之伯里克利
Apr 27 2006 LaeTheqleq10: What a lovely examination/多么可爱的考试啊

Back to FrontPage | Edit this page

Cherub says:
写的真的很不错
minus273 says:
是啊。
Claudia says:
minusité是什么??
我也写不出来。。。写这样的文字,太残忍了。,。。
我都不忍心看的。。。
Post your comment!
Your name: